移至主內容

林鄭宣戰後的平民應對建議

林鄭宣戰後的平民應對建議

 

昨天林鄭釋出了明確訊號,告訴市民政府的管治方針經已轉變。那就是林鄭以英文明確回應「唔應承」五大訴求,平民百姓應有充分心理準備,以減低生活上的衝擊。

以下是一些以香港人在大陸營商的對策,投射在香港正在發生的轉變,很值得甚少到大陸生活的香港人參考。

香港的實質轉變:

當政府在譴責少數人以爭取自由為名,攬炒香港經濟時;其實大多數香港人正在抵抗少數政商權貴,以維護 (自身的?) 經濟利益為名,攬炒「香港人習慣了享有的基本自由」。這種南轅北徹的價值觀,無論如何溝通,根本無法凝聚共識。倒不如面對經已來臨的轉變。


轉變一:政府以磨平反抗意志手法,取代回應民意。

由不介意警察的不尋常行為層層曝光,到國泰解僱員工理由的「荒謬性」升級,經已是赤裸裸的清晰訊號。香港人稱之為白色恐怖,大陸人是 built in 了的「鬥唔贏共產黨」心態。很明顯說明,大家以為政府會與群眾「對等討論」,或者卑微至「理性討論」,都變得一箱情願,民間討論仍停留在過去的「民意思維」似乎並不對焦,政府已經不介意市民是否心服口服。這幾個月勇武年輕人與被裁空勤人員的抗爭或能搶到輿論焦點,但博奕的對手卻是受薪工作,兼享超時補水,士氣能用金錢和榮譽補償。但抗爭者面對的是資源緊拙,半年後又有多少人能支持下去?咁一年後呢?五年後呢?


轉變二:政府考慮應用緊急法,變相長期高舉「依法治國」。 

「Rule of Law」和「Rule by Law」的概念很多法律專家都討論過,「法治」已經成了混淆用字。大陸的「社會信用評分」和「網絡實名制」都是依法進行,甚至中國民航局對香港空勤人員的名單篩選,都是依法辦事。有人討論緊急法為「軍管」,當認清了「轉變一」,大陸不是每天都在「軍管」嗎?13 億人仍然每天在生活。


對策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這句話講了幾十年,香港人可能要習慣應用了。中國不少國企、地方政府、商業機構,為了應付日常運作,即使遇到難以理解的政策,都不會走到政府部門衝擊,反而會用「人性化」方式處理。而在整個權力博奕的格局,經濟利益往往是最有效的「討價還價」嗌口。事實上,由中美談判到大灣區發展,從來只有維護經濟利益才「政治正確」。至於香港人可用的對策多的是,「兩部手機」「多重社交戶口」只是九牛一毛。


對策二:拯救和保護隱形同路人

這是香港人最唔習慣的。就以警隊為例,三萬人難道完全支持林鄭?很可惜「警察家屬連線」的集會及聲明迴響並不大,這也可能是政府刻意冷處理的效果,亦曲線證明了其威力。香港人大都將「警隊」看成一體,但客觀上便變相將隱形同路人硬硬地迫上對方陣營。除了「警隊」,很多政府機構、企業管理層都能在權力博奕中扮演重要角色,抗爭者向他們整體謾罵,只會激化隱形同路人歸邊,亦正中權力一方設下綑綁群眾的「集體概念」陷阱。相信大家幾年前對政府開口埋口「全社會什麼什麼」都感到很刺耳,我們習慣了獨立思考,從來不需要「全社會」有一致想法。分化示威者和綑綁警隊卻成了林鄭現在處理輿論的公關過渡手法,綑綁警隊除了有武力需要,亦因警隊的文化容易被她操作。

事實上,不少警察都面對極大壓力,即使是鏡頭前的警司級人員,從專業公關角度看著他們口不對心的自然反應,要麼那是他們正在壓抑嚴重情緒病而出現的內心反射,要麼便是為了各自原因而無奈打工所出現的拙劣表現。高級警務人員相信已有相當強的支援,今天出現的士司機跳橋新聞,也說明了在缺乏支援下不少「隱形同路人」都有機會面對具大壓力而應付不了。如果以「的總」的行為概括所有的士司機,情況可想而知。


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怕被同化,因為香港人都習慣了照顧人的情感反應。林鄭民望插水,激化對立,除了推錯政策,更是因為公關表現完全缺乏人情。後來管理輿論方面認真起來,便表面關心,實質拒絕,即使拒絕五大訴求也以英文回應,就是兼顧了形象上的 tone and manner。

看到這些轉變,很多人都會很傷心。也會問香港為什麼會這樣?這個從 marketing 和營商經驗都無法提供答案,可能要倚賴政治或哲學學者的分析。但久安了的香港人,又有多少人問過「為什麼大陸會這樣」?

廢中頻道 Telegram 連結:https://t.me/faijong

 

Siu Hung

營銷顧問公司創辦人

本地廣告公司合夥人

曾任國內傳播集團創意合夥人及中國區首席策略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