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CX 對香港人使用 social media 的警號

CX and social media

 

這兩個星期,前兩篇文章所預視的情況,來得比想像中更快。香港人絕對是時候檢視一下自己使用 social media 的習慣。

 

標誌性事件:

一、大企業及富商同時間登報或出席集會表態,這是從上而下的經濟統治最明確訊號。

二、楊千嬅被逼在微博表態,王祖藍唔表態亦遭追擊。什麼時候會到劉德華、劉青雲和周潤發?香港藝壇可以有多少個何韻詩、黃耀明、杜汶澤和 Rubberband?藝人不用登報,戰場已經是和普通市民共同呼吸的 social media。

三、梁芷珊被短暫封鎖戶口,網上不時看到這類事件,但並非每個人也是梁芷珊,在事件獲廣泛報導後被 fb 解鎖。近日網上大量「勁藍」廣告和進化了的五毛式留言,甚至揚言將其他留言用戶資料送返深圳(連「營銷道」只有幾千 fanbase 的 page 也不放過),也說明了建制派網軍的活躍行動。還未計算不知道 fb 與政府之間,會對「違法」事件有什麼協議,而可能交出 fb 數據予政府作調查。

四、CX 事件,正式宣布「經濟統治」燒到打工一族。國泰 CEO 要交自己名字給民航局,說明大小企業只要面對營運而無法撇除的中國因素,無論保護罩有多強勢,最終都會波及員工。除非該企業的業務完全不受中國因素影響。

同樣情況可以很容易延展到政府公務員、政府合約員工,包括律政人員、大學教員等。以至受政府發牌的機構和員工,上至醫生、護士、金融業人員、會計師等,下至的士司機、電氣技工等。政府只需要以一句危及安全,違反專業或工作守則,便可以制裁個別員工。

 

因此,香港人是時候謹慎使用 social media,或者也可以說是另類 be water 方式。以下是一些具體可行建議,箇中道理和原因較複雜和技術性,但亦建議各位翻閱之前文章,以更好保護自己及身邊的人。

這些做法可能與中國業務關係密切的人已經做了多年,部分更是大陸在全面實施實名制之前的民間習慣。較少在大陸生活的朋友,如果公司業務有政府或中國元素,應認真考慮是否效法,be water heung gong yan。

一、馬上開設多一兩個 fb account,並增添不同興趣範疇及不同政見KOL 的 fanpage,其中一個 fb 最好唔怕返大陸比海關查。

二、搵部舊手機做副機,主副兩機並用,而且要將所有中國 app,包括 WeChat 移到副機。

三、主機 unlike 部分內容和意見相近的媒體和 KOL page 及 group,以減低大數據分析下的強烈屬性。

(以上建議詳細做法,請參考文章:兩部手機的必要性透視政治操作如何攻入social media /擺脫社交媒體「嗎啡」式精神慰藉/避免被中國版「劍橋分析」操縱

香港人過去在 social media 上習慣了免於恐懼或憂慮,但大陸居民在日常生活和使用 social media 已有很多香港人不習慣的潛規則,希望那些現象不會太快在香港出現。

 

 

Siu Hung

營銷顧問公司創辦人

本地廣告公司合夥人

曾任國內傳播集團創意合夥人及中國區首席策略總監

 

p.s. 作者開設了「廢中體驗 telegram 頻道」,安裝並登記 telegram後可點擊 https://t.me/faijong,歡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