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透視政治操作如何攻入 Social Media

政治social media

 

警察混入示威者,央視同步報導警察遇襲受傷,香港人大為震驚。熟悉中國運作的人士可能經已預見,但比起現實中的滲透,social media 的滲透可以更可怕。不單止新聞鏡頭無法覆蓋,就連抗爭者和市民都可能完全無法察覺!

近日與不少企業的高層罕有討論政局,雖然是私下討論,但也反映了商界的憂慮。本文嘗試以我過去幾年在國內工作認知的市場和社會操控狀況(當中包括國內為官者的思維),結合在香港為數十個品牌 fanpage 操作逾千萬 Facebook 投放的觀察,透視政治操作可以如何在大部分人不經意間滲入 social media 的情況。

我相信真正了解 social media 背後運作的人,尤其是經常操作 social media 的 marketer 和廣告人,面對當前局面應該更加擔心。

政治,最重要是能改變群眾的決定。經歷了大半個夏天,鞏固支持者的階段經已過去。無聲無息間,政府已啟動了不少行為,以賦予政治操作之用,目的是要扭轉民意一面倒的情況。

在媒體面前,政府以轉移視線、紅鯡魚陷阱、邏輯糾纏等手法應對市民,大家對政府種種忽視民意的行為都嗤之以鼻。但有沒有想過,政府有可能同時間在深入地將這些行為應用在 social media, 並絕對有能力進行類似「Cambridge Analytica 」的政治操作。即是透過針對性而大規模的內容投放,利用心理學結合大數據分析個別 fb user 的行為,改變他們的政治立場。美國總統大選和英國脫歐公投,都曾出現這種操作!

而那些改變了立場的用戶,完全不知道日常所接觸的資訊,經已被政治操控。

 

近日顯示政府開始政治操作的表徵:

一、大陸人言論轉激:
無論朋友圈或抖音等平台上出現有關香港的消息,已不單止是示威者向警察扔石那麼單一,因而激起更多人向示威者的聲討和批評,而且有節有理。

二、新香港人反感:
新來港定居的人,很多時仍不明白香港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鬥唔過共產黨」的想法在成長中根深蒂固,反送中陣營卻沒什麼文宣去拉攏這些人,然而他們人數多達 60 多萬,佔香港人口近一成。他們從中立變反感,正正是政府操作民意的第一道缺口。

三、為生計的市民開始抱怨:
政府打經濟牌,目標當然不是學生或無經濟壓力的年輕人。不少做 sales,靠 commission 搵食的,或者生活猛猛緊,又或者家庭開支較繁重的人,已經開始動搖。他們可能是 200 萬分之一,但上街反政府不等於要犧牲家人的生活。

四、Facebook 同 YouTube 多了「勁藍」廣告:
落廣告只是最基本的方法,而且甚難監察。不要以為國家隊不懂買 fb / google ad,大陸企業每年投放在「出海」social media 的費用數以百億計,這還未包括一些商業操作以外的行為。

 

拆解政府行為:

一、日日開記招:
熟悉 Facebook 運作的朋友,應該知道這是製造單向內容的手段,目的並非回應記者問題,而是在 social media 上以 targeting 操作輿論,並改變用戶的政治取向。特朗普勝選和英國公投脫鈎,都有類似操作。大家可能不知道,當年特朗普的 facebook 廣告版本多達 175,000 個,所以一般用戶,甚至專業的 marketer 都甚難察覺到,那是英國一家大學教授發表的報告中的數字。此外,中國政府與 Facebook 之間有什麼關係,網上已經開始有討論,大家不妨跟進一下。

二、刻意九唔撘八:
政府刻意逃避回應五大訴求,經已說明無心認真面對民眾。而將話題轉到一國兩制、經濟下行、民生安全影響、孩子前途等大眾無不憂慮的範籌,更說明政府已不再在「捱打」狀態,而是部署了反攻民意。

三、無視和拖延回應:
刻意的冷處理獨立調查、航空罷工、監警會、市民接受暴力指標等議題,為的是以示威者的暴力掩蓋大部分市民的訴求,是不用經選舉洗禮的獨裁政府慣用的技倆。久而久之,連原來站出來遊行抗爭的市民,都只會討論催淚彈和政治檢控。一眾建制派議員繼續低調行事,明顯也是政治部署。

 

連登和 telegram 氣勢放緩現象:

一、出現排斥意見的惡言:
年輕人無畏無懼,也相當火爆,是雙面仞。他們夠膽衝入立法會,同樣也可以粗口和武力招呼無辜的路人和的士司機。在群組和討論區,亦不乏意見不合以惡言對罵,罵不過的一群人,自然意興欄柵。

二、標籤非同路人的謾罵:
Facebook 有 chamber effect,那是 Facebook 演算法使然,而 dark social 的群組也會有,這是人性心理的反射,而充滿激情,甚至經歷前線衝擊而獲得英雄感的那些人,不難出現排斥非同路人的行為。

三、偶然積極鼓吹危及其他性命的內容:
剪交通燈,攻擊民居 (即使是紀律部隊宿舍) 等行為,開始有組織地出現,明顯是成功衝擊立法會和贏得國際輿論後,為保持抗爭氣勢而出現的行動,但似乎已失去目標,並且不能獲得絕大多數人的支持,但在 social media 上卻不難組織成事。

四、沒有大台,難阻滲透:
這次社會運動雖然沒有大台,但有大量小組領袖,包括各 Telegram 群組的 admin,active 的連登用戶,他們集思廣益,拋開包袱,成了大事。但這個運作對於防止惡意政治滲透的能力極低,就如俄羅斯有沒有干預美國大選,大家可以自行判斷。連警察也可裝扮成示威者混入抗爭前線配合速龍拘捕,難道大家還認為香港政府仍未意識到 social media 的運作嗎?尤其有最擅長群眾鬥爭的政權支援,兩位年近退休的行會成員高調說不相信沒有大台,可能只是掩護利用 social media 精準分析進行政治操作的煙幕。

 

讓真正民意能避開政治操作:

一、擺脫 social media 亢奮:
持久的抗爭,很容易影響情緒,這是不少臨床心理專家都反映的現象,而且情況相當嚴重。而 social media 的設計正是以「同路人」的反應作為推動力,因而會鼓吹大量獲得短暫歡呼的內容,並因而相互鼓勵。近日不少本來不談政治的 KOL 和 fanpage,都積極支持示威者,正是這種心理亢奮的驅使,也有實際 fan growth 的利益。

這也是透過 social media 作持久抗爭的缺點,可推動的計劃和行動都有欠長遠目光,容易被真正有資源和有組織的政府陣營擊潰。要擺脫這種亢奮,可以選擇 unlike 某部分意見相近的 fanpage,也可以選擇新註冊其他社交平台,例如 Reddit、Pinterest、Twitter 等。甚至在原來慣常使用的 Facebook、Telegram 等平台,以新用戶註冊,並收看非政治性內容,平衡每日所接收到的單元資訊。

二、避免 chamber effect:
抗爭者聰明地呼籲其他人不要只收看 CCTVB 新聞,同樣道理抗爭者也不應只看蘋果、立場或經常支持抗爭的 KOL 的訊息,因為 chamber effect 比起誤導性新聞的殺傷力更大。(注意:這裡說的是不應「只」看,不是說完全不收看)

多接觸不同社交平台,利用不同戶口和身分接收資訊,是最好的方法。當然如果情緒忍受得到,接觸多些建制陣營的資訊與 fanpage, 那便可以更了解社會上不同人士的看法,以保持更好的判斷力。

三、對抗政府操控,抗衡不公平資源的博奕:
這應是在沒有真正民選政府前,終極與政府抗爭的長期策略。這幾星期我與不少企業高層討論,參與的當然都不是年輕人,而似乎大家仍未有足夠智慧了解年輕人目前的策略。但大家只知道,當極大規模遊行和國際輿論都沒有效果時,我們該思考一般市民有什麼本錢與政府博奕。雖然社會有不公義情況,但對於我們這類「廢中」,武力並不是目前的選項。

香港人當前最強大的本錢應是「團結」,林鄭成功 connect 了不少本來政治冷漠的香港人。而這些原來「潛伏」的香港人本來就是消費者、投資者、小老闆、企業高層等,當中國民航局以行政措施成功令國泰航空「跪低」,消費者與投資者又是否完全沒有力量作出制衡?

政府除了依靠擁有武裝力量的警隊去維持管治,拉攏商界 (尤其是大商家) 的經濟力量靠邊其實比三萬警力更重要。中國無論對台灣多強硬,面對美國的貿易戰也得沉著應對,可見經濟力量的影響力絕不比武裝力量低。政府可以用絕對不平等的資源,包括財金措施、政策傾斜、執法力度等,去麻木商界,讓做生意的人都慣了不敢得罪政府。

但要從商的人站在人民的一邊並非不可能,市場的反應無論在投資市場抑或消費市場同樣有份量。即使立場偏向支持政府的企業高層,近日都曾經與 marketing 開會討論是否抽起 TVB 廣告,原因是怕被消費者抵制。

當然,如果 Chinese Tourist 的市場足以長期扭曲本地經濟平衡,那麼香港人做什麼也沒有用。但觀乎目前中國的經濟走勢,香港人應該還有希望。

這是市民以經濟團結凝聚抗衡力量的縮影,像我這類對抗爭感到無力的業界「廢中」正藴釀以此方向與政府博奕。有智慧與有影響力的隱形「廢中」,不用上連登,也不用加入 Telegram 群組,也絕對歡迎獻謀討論,讓抗爭從 social media 的抗奮中走進另一階段,並從年輕人激情的戰線以外,以溫和隱形的和平路線,讓政府能正面回應市民聲音,消除社會的不公義。

 

Siu Hung

營銷顧問公司創辦人

本地廣告公司合夥人

曾任國內傳播集團創意合夥人及中國區首席策略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