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兩部手機的必要性

兩部手機的必要性

 

近年在內地工作,我每次回到香港做 corporate training / seminar 都會講,marketing 人要有兩部手機。

這個習慣,現在要擴展到所有人,尤其是經常在網上發表意見的人。因為「反送中」運動發展到這兩星期,已見到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開始反攻。

以下建議是我綜合國內人生活的習慣和潛規則,加上以 marketing 專業知識對 big data 和 social media 的認識而提出,而我也這樣做了好幾年,部分方法更是國內的高層朋友傳授的。

 

客觀現象反映迫切性:

1. 政府每日在鏡頭前炮製的內容,都經過精心策劃,針對不同傾向人士,而非回應記者提問。例如警方記者會堅持讀稿及加上螢幕顯示圖片,目的是要製造所需內容,並透過不同人士、渠道在網上向不同人士推送。

2. 警方經已承認派人扮示威者,滲透不會只在前線,必然是透過記者、警察、市民等混入,包括網上不同 fb page、TG groups、討論區等。

3. 建制派議員開始曝光,意味他們已經有部署如何進行不影響年底選舉的宣傳喊話。

4. 有報導指部分大集團配合警方交出閉路電視影片,亦有報導指私穩專員公署有專責配合警方調查的小組,保障個人私穩的客觀環境已漸漸改變。

 

為什麼要兩部手機?(無論返唔返大陸)

1. 過關用:近日已經不斷有人在過關時被強制打開手機檢查和刪除相片,更重要是當局可以登記真實姓名,填補香港人不在實名制下的網上活動追蹤漏洞。可能將來在香港被警察截查時,都需要準備。

2. 製造多重分身:網上起底不是高登或私家偵探的專利,如果網上內容平台或社交網絡公司與政府在聯繫,其起底能力更勝一籌。多重身份,不只有效自保,更能保護身邊的人。(據報,華為高層都同時用華為和 iPhone)

3. 避免落入政治操控的訊息群:Social media 滲入政治操作不是新鮮事,特朗普勝選、英國脫歐公投等都出現過,而在微信和抖音上有關香港抗爭的片段,也正在每天被操作中。特朗普選舉投放了逾17萬個版本的訊息,針對細分不同人士,改變他們的想法,而直到「劍橋分析」事件被揭發,那些人仍懵然不知。


如何用兩部機?

1. 無論返唔返大陸,所有中國的 app,包括 WeChat、Trip.com、支付寶、淘寶、抖音、美圖秀秀等放落一部機。有報導指外國軍方禁止一系列有間諜功能的 app,當中包括 WeChat。另一部機則完全杜絕任何中國 app,當然包括 WeChat,雖然會有不便!(據中證監公告要求,上市公司必須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規定,設立黨的組織、展開黨的活動。)

2. 嗰部機可以帶返大陸(如果要返),但亦要裝 Facebook、WhatsApp、LINE、GMail等,並且用一個與原來戶口不同的名字。但注意社交帳戶可以用不同的 email 和電話號碼作登記,而 Chan Tai Man,可以在另一部電話登記 David Chan,不要變了 Mary Wong。(提示:WeChat 不用登記兩個)

3. 嗰部手機,固然不會在遊行時拍照,但應該在日常多用 WhatsApp、SMS 閒聊風花雪月的事,打機更是不錯的用途。而最好是將另一個 email 和電話號碼用作收取各個商戶的宣傳資訊,避免嗰部手機缺乏內容。

4. 新的 Facebook account,當然用來交新朋友,例如老闆、疏堂親戚、促銷員、大陸朋友、難辨黃藍的小朋友家長 group 等,很親近的親戚朋友,最好留在另一部,除了自保,也要保護身邊的人。

5. 二號 Facebook account,可以 add 大量 page, 例如具公信力的新聞頻道、不同興趣範疇的 page 和大量不同政見的 KOL。注意:真的是與一號 Facebook account 不同的 KOL,目的是在被分析時出現不同傾向,以接收到真正不同訊息,保持判斷力。避免一號 Facebook account 在不知情下被 target 後,重覆收到針對性扭曲訊息。請記著:無論藍黃,都會出現回音谷效應 (chamber effect),而且接收和閱讀資訊量更多的支持抗爭用戶,回音效應會比傾向建制的更嚴重。

6. 原來的那部手機(當然不要用國內品牌,最好用 iPhone),盡量將所有 privacy setting 改到最嚴密級別,包括手機 OS、Facebook setting、Google setting 及其他 app setting。尤其留意定位和咪高峰收音功能!另外最好不要安裝第三方的鍵盤。

 

p.s. 還有很多使用兩部手機的好處和必要性,很多都是同了解 marketing 運作和逃避廣告有關,並非政治原因,上過 corporate training 的朋友應該知道,有機會再談。

 

Siu Hung

營銷顧問公司創辦人

本地廣告公司合夥人

曾任國內傳播集團創意合夥人及中國區首席策略總監

 

延伸閱讀:

透視政治操作如何攻入 social media

擺脫社交媒體「嗎啡」式精神慰藉 / 避免被中國版「劍橋分析」操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