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激死創作人

cover

 

中環多 banker、多律師、多會計師、多投資經紀,也多議員和政府官員,一切政經大事,遠至美國,近至北角,總要先在中環某處討論一番,才輪到我們這些不諳世事的黎民從報紙裡被知會,而且要經已受不同勢力收編但仍自詡有公信力的各大傳媒老編所引導。

 

當中環正熱烈討論大小影響民生、民主,以至香港人身分的議題時,太古坊最多人談論的仍然是 TVB 電視劇。

 

TVB 很多劇集都能以師奶話題的身份堂堂皇皇打入太古坊,曾幾何時有一套叫「讀心神探」的,有空不妨上 myTV Super 重溫一下。主角是誰,劇情如何也不重要,重點是「TVB又抄橋」成為了新聞。

 

創意是廣告之本,是吸引消費者的最強武器。難怪廣告書的銷量拍馬都追唔上投資叢書,因為每年廣告收入逾 20 億的 TVB 晚晚都推翻廣告人自以為定律的廣告理論,比任何投資理論引證得更快。咁點解唔比 TVB 抄劇先?

 

當年還沒有 Netflix,如果 TVB 唔抄劇,香港大部分人就唔識美劇「Lie to me」的讀心神技;如果 TVB 唔抄劇,香港大部分人就唔識「神探伽俐略」的物理知識。香港真的出現過一個真實版 Professor King,幫個被撞的司機用物理學在法庭討回公道。

 

TVB 抄劇抄咗咁多年,問題只有兩個。一是 TVB 無買 royalties,二是 TVB 壟斷。先談 royalties,簡單地說即是畀錢。荷李活有人睇中「無間道」,便擺明買你版權,儘管片名、角色、劇情細節很多都與原著不同,總之錢就畀咗,唔會有人話佢抄港產片。

 

香港市場有幾大,做廣告的人肯定清清楚楚,TVB 如果部部片都向美國和日本的電視台買版權,肯定大部分好戲都拍唔成,最終就是香港人見識唔到這些外國劇的精湛劇情。但風水輪流轉,到了 2019 年, TVB 的劇竟然傳出會登上 Netflix,你話死未。

 

比香港所有創作人更尖酸刻薄的台灣名咀李傲,就評論過 royalties 這回事,很過癮。中國人從來就沒有 copyright 這個概念,否則四大發明已足夠令中國稱霸世界。說版權的故事,不得不說美國,亦即是那個將現代廣告和廣告公司向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出口的國家。

 

話說當年美國立國之初,藉民智未開,瘋狂從英國抄襲大量書籍在美國出版。當時英國已有版權法近 100 年,但美國政府以當時的經濟焦點在務農為由並沒有為保護版權立法。直至美國進入知識產業時代,才大力推廣版權概念並迫使世界各國效法,那時美國人已經飽讀不用付版權費的英國書了。

 

近年中美爆發貿易戰,兩國的商貿談判中版權就是一項重要議題。版權在中國只不過是政治和社會發展的角力工具而已,不要看得那麼崇高。

 

但這又不代表原創不需要尊重!可惜,奉行資本主義 50 年不變的香港社會,很多原創價值就只有用金錢衡量,廣告客戶就感受最深。畀幾百萬拍一條廣告片,只有一年版權,再播又要畀幾十萬。翻用廣告歌又要畀錢,用耐 D 張相又要畀錢。導演和攝影師就發到揸波子住半山,自己條 product line 季尾唔到數就要等老細發落,認真慘!太陽底下無新事,點解版權費可以亂開價,究竟有無人可以打破呢個格局?

 

Google 就證明了發明不一定需要保護,也可以受人尊重,而且獲得應有回報。Google 開發的 Android 在幾年間超越了蘋果 iOS 的市場佔有率。Android 是開放式平台,Samsung、LG、Sony,以至一眾中國品牌都有採用。Google 總裁Eric Schmidt 就說過 Android 所帶來的收入,已經足夠覆蓋研發的成本。姑勿論 TVB 唔畀 royalties 有無問題,TVB 壟斷市場就肯定問題好大。20 世紀末,21 世紀初,TVB 仍然壟斷了電視收視。當 TVB 習慣了抄劇也可以有 40 點收視時,就是對其他節目創作的最大打壓。同樣,當廣告客戶習慣了用任何方法都好不過在翡翠台賣那些不需要創意、只需要夠 loud 的廣告時,就是對廣告創作的最大打壓。

 

在外國,一般電視節目經常只有兩三點收視,即是與現在 Viu TV 或香港開電視的收視表現相若。當時翡翠台黃金時間卻經常維持 20 點以上,超過 9 成的收視。日劇在日本首播時最強的收視,也不過是 15% 左右。特備節目要有 50% 收視,也要幾年才能一遇,這也難怪香港其他媒體的廣告創作與外國相比差咁遠。所以,唔該廣告人不要經常將「打擊創意」的罪名推在廣告客戶身上,有本事的就夾錢收購  TVB,然後自降收視,那麼廣告創意就可以即時變得吃香!

 

胡若藍

廣告公司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