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廣告人在賭桌上的暇想

 

廣告人在賭桌上的暇想

在廣告終結前的輝煌時代,原來澳門賭業每年的收入可以超過 1,000 億港元,比拉斯維加斯的 400 億多兩三倍。香港其實也暗藏了多個賭場,每年營業額也拍得住拉斯維加斯,而荷官和疊馬仔就最喜歡在太古坊出入。

 

香港有大量財經分析員,每天為投資者進行科學分析和制定財經策略。老實說,他們的準繩度幾乎是與客戶的財產成正比,所以也有人戲謔那些每日在報紙收音機為財產得雞碎咁多的散戶提供意見的財經分析員為財經演員。雖然如此,散戶始終都可以聽下收音機睇下報紙,蒐集「參考」意見,但投資廣告的老闆們卻連最基本的廣告回報分析也欠奉,也沒有法律規定廣告公司要向客戶聲明「廣告投資回報可多可少,甚至可能會毫無價值」。他們真金白銀去賣廣告的勇氣,與在葡京投注百家樂不遑多讓。

 

賭場的人各懷鬼胎,賭客當然想贏錢,賭場當然想客人輸錢,疊馬仔就想賭客賭多 D,荷官則只是打工,只要沒有出錯就柯呢吉帝了。在太古坊的很多會議室裡,與會者都是各自盤算,品牌老闆就如賭客,廣告人就像疊馬仔,打 marketing 工的就扮荷官,各司其職,各出其謀。

 

老路縱橫的廣告客戶就深明這個道理,有 100 蚊,會買 51 蚊大,49 蚊細,總之有嘢出到街就算,業績靠其他工作搭夠,廣告公司都係信唔過。當然,世上總有很多初生之犢,勇字當頭,又有很多人喜歡膽搏膽,夠刺激又輸得起,有 10 蚊就押足 10 蚊,有時甚至買圍骰。

 

廣告客戶雖然鋪鋪幾球上落,但他們比起賭枱上的賭客,甚至用三幾百蚊賭馬的阿叔更可憐。賭馬的可以刨馬經,所有馬匹的近況往績都一目了然,還有很多圖表和分析報導。而賭枱上假假地也有個燈箱,顯示過去25鋪的結果。至於幫襯廣告公司,想找本「廣告公司經」?Sorry,無。想睇往績?有就有,但所有廣告公司的 credential 都是經過精挑細選,刪走了所有失手之作,同迷你債券的宣傳單張沒有分別。

 

不過有一點共通的,就是往績僅供參考,同踢波一樣,逐場計。摩連奴都可以場場輸,蘇斯克查都可以有奇蹟。帶波攞過幾多次冠軍,純粹參考而已。Marketing 人搵廣告公司,都是想增加銷售額。弔詭的地方是,很多人因為做廣告而業務蒸蒸日上,但更多人因為做了廣告而入不敷支。廣告做得很好,都未必返到數,更何況有多少個廣告真係做得好?

 

從來創作人也不會為廣告回報著想,令他們瞳孔放大的就只有那些唯獨他們才懂得欣賞的創作獎項。潛意識上,投資越大,得獎機會越高。創作人與客戶的 finance director 永遠成為死對頭。一個講 impact,一個講 ROI,根本牛頭唔搭馬咀。但創作人又並非清高得不問人間世事,依附創作人生存的還有一個龐大利益集團,他們比澳門的疊馬仔更難動搖。

 

「創作人利益集團」學足地產商,以包攬、寡頭壟斷、業界商議、法律、工作程序等手段,保護所有既得利益者的權益。廣告公司就像香港政府,表面要向客戶問責,實質以集體保密制和集體負責制,在輿論與利益的平衡點中兩邊走。可憐的香港人也有城市論壇和電台峰煙節目等渠道讓他們大聲疾呼,但商業世界唯利是圖,廣告客戶本身也是參與者,看不過眼的人也沒有什麼誘因去改變這個遊戲規則。

 

反正,唯一的出路就是盡快加入這個「創作人利益集團」,並成為最有名氣的中堅份子,從而爭取在那些為富不仁的企業中鑽多幾滴血出來,以滿足自己住洋樓養番狗的實際需要。想深一層,比起那些每年分紅過百萬的小老闆或大企業管理層,他們的工作更有情有義,他們的收入可不是從一眾貧苦的平民百姓袋中直接賺回來的,而是從那些奇貨可居的商家中榨出來的,自然也更心安理得。

 

賭場有幾百萬上落的貴賓室,也有幾毫子一局的老虎機。投資廣告也是一樣,有人會用大行,年年花幾億;也有人用艇仔,刀仔鋸大樹,幾百萬也有,幾十萬也有,幾萬蚊都得。拜科技進步,做廣告不再是什麼專家才可以包攬的事情。影相、執相都已經變得很普遍,不用下下要撥備大師級價錢。

 

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由潮流變過時,再變復刻,又變返潮流,世事總是兜兜轉轉。60 年前,廣告以 idea 為先。近年廣告變得毫無創意,一味靠明星、美術風格、製作技巧去吸引觀眾。科技普及令廣告公司 H&M 化,畀得起錢的客都想度身訂造一套既有 taste 又 unique 的廣告,idea 又成為廣告人的水泡。

 

很多客戶都以為,與其比廣告公司賺,不如一切工序 in-house 化。今時今日,在 facebook 開個 fan page 也算是 marketing,也算是廣告,如果貴公司滿足於fan page 只得幾千個 fan,每日會有三兩個回應,其實也真的不用找廣告公司。但 P&G、J&J 等大公司以幾十年經驗兼年薪過千萬的 finance director 的監督下,仍決定要每年向廣告公司進貢,自然是有其道理。

 

廣告公司是創作人遊樂園,廣告人返工玩到放工,這是他們值錢的地方,大家眼紅都無辦法。雖然創意的效果無人能保證,雖然「創作人利益集團」會永遠存在,雖然有關廣告公司的往績、收費、人事等資訊仍然會冚得就冚,但只要每年幾百億的賭注中,偶爾有十單八單能賠大錢的,賭客就永遠都會存在。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已經明白,揀賭枱並不會增加贏錢機會。去多幾間賭場,識多幾個賭客,收下風邊間旺 D,邊間近排風水唔好,可能仲有用。(除非你的目標只是看水舞間,而不是贏錢。)

 

什麼?賭場有沒有老千?問太古坊裡的人吧!咪住,老千通常係指賭客架喎... 好亂... 諗唔掂...

 

胡若藍

廣告公司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