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如何借「性」營銷?內有18禁,慎入!

 

先賢不愧先賢,「食色,性也」四個字已足以解釋何古有貂蟬憑美色離間一對父子、今有大媽靠艷大錢。歸根究底,兩者之所以得逞還是離不開一個「淫」字。笑人淫賤不能移之前,除非敢說自己從來沒試過被低俗色情的標題過 click(例如此文...),否則也別以自己有多高。多時候,marketer 就是準了顧客對性的 wants and needs,在廣告中刻意入「挑逗」元素,明目張膽地撥觀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借界來吸引注意、惹起熱話,帶來更多生意

 

講到 sex appeal,大多數人都會聯想起一個身材火辣的 model 在一件完全不相關的品側邊搔首弄姿,擺出各種帶有性暗示的甫士,意圖令諸位看想入非非。在這刻,已經沒人在乎廣告能否突出品或服務的賣點,能不能 make noise 才是重中之重。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是美女配漢堡,含、吹、各種花式幾乎全被玩透。不過正常人食快餐又會如此挑逗?要知道非每個人的底線都低過底,有人覺得有趣的同時,更多人會覺得被冒犯,類似的大尺度廣告於是會經常收到連串投訴,甚至引發社會輿論撻伐。

 

burger and girl

 

不過,「鹹濕」也不一定下流賤格,只要手法高明,破格得意之餘,還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國際非牟利機構 Project Consent 就推出一系列廣告,讓一組通化的生殖器官擔任男女主角,育大在面對性誘惑的時候要敢於表達一己意願。雖然廣告面充斥著各種性器官,但傳達的訊息十分乾淨純粹—— 「If it’s not yes, it’s no」,沒有灰色地帶也沒有流氓的空間,是或否,一錘定音。 

 

               project consent 1        project consent 2 

 

處理與性掛鉤的廣告當然不止「扮可愛」一種出路。Wonderbra 就曾推出一輯平面廣告,奇怪的是廣告上的模特皆穿著整齊,絲毫不似一個內衣品牌的宣傳活動。但配上文案「want to know my secret?」和右下角的二維碼,一切就昭然若揭了。原來只要下載其旗下 app,就可以透過 AR 技術為廣告上的模特衣解帶,一窺們穿上 Wonderbra 的媚風情。玩完科技之後,一班廣告人又有新計仔——今次的廣告不但不會出現產品,更不會出現女人!他們善用地理環境,在德國找來一條繁忙高速公路旁邊的兩座大山,再在中間豎立一塊寫著品牌名「Wonderbra」的廣告牌,畫面簡單、訊息清晰,成本不高卻足以引起很大迴響,盡顯其功架深厚。比起只賣索女大波的內衣廣告,Wonderbra 這種富含創意和內涵的宣傳顯然更高層次,鬼馬而不猥褻的表達手法,讓受觀看時也禁不住會心微笑。

 

       

Wonderbra AR

        

Wonderbra hill

 

營銷自然不局限於廣告和宣傳活動,有心思的 marketer 連包裝設計也不會放過。就連看似平平無奇的水果,玩起桃色創意來也是毫不含糊。在 2014 年的七夕情人節,來自中國南京的商人姚小陽就推出使人浮想聯翩的「性感水蜜桃」,一個個飽滿多汁的水蜜桃套上絲T – back,使它們搖身一變成水果界的潘金蓮。品一出就在網上爆紅,銷量亦節節攀升,一盒九個裝的水蜜桃使索價 398 人民幣仍然大受歡迎。所以話鹹濕不是問題,鹹得來死蠢才是最大問題。若凡事不理三七二十一就打擦邊球,忽略品神髓和品牌個性,只一味賣胸露,自然出位不成反被罵俗,淪人厭煩喊打的「 taste 爛橋」。

 

sexy peach

 

說到這裏,相信有 marketer 已經蠢蠢欲動準備大玩一場。可惜的是,香港始終是個講就 open 做就 stubborn 的地方。之前 IKEA發帖宣傳新產品「豆腐雪」時,就被一堆道德感極強的正義網民怒斥為低級趣味。要知道廣告甚至沒出現任何裸露鏡頭,只有簡簡單單一句話——「只要你鍾意隨時都可以食我豆腐」。明明只是玩食字,觀卻直指為性騷擾,在廣告下紛紛留言「懶鬼馬真猥瑣」,仿佛廣告背後的創意點子不一提。

 

所以有時看到香港廣告被批評缺乏創意都有點委屈。又有幾多人明白在香港做廣告缺的不是創意,而是發揮創意的空間